波多野结衣电影

波多野结衣电影简介:“小哥,你看你脸色阴沉,印堂发黑,前途堪忧呀……”蓝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说了半句留半句,闭目养神。“大师,这是五千块钱,你给破解破解。”小哥叫张琦,月光族,天天想着发大财,从小广告上看到蓝昊专门给人指财路,带着家底就过来了。财路没指出来,张琦先挂上了凶兆,本来挺好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蓝昊指指旁边的镜子,张琦到镜子前看到自己的脸对蓝昊深信不疑。张琦转头一脸堆笑,蓝昊见钱眼开,不光给张琦破解霉运,更是指点他去东街逢春小超市,把门前的小石狮子挪动一尺。张琦一听能转运,坐不住了,从蓝昊家里出来一路小跑到了东街逢春小超市,见天色还早,饿着肚子等了四个小时,脸上被蚊子咬了十几个包才等到小超市关门。左右看看没什么人了,偷偷摸摸的去把小超市的石狮子搬到了路中间,量量够一尺,擦擦汗蹑手蹑脚的逃离现场。蓝昊想看看自己嘴上跑的火车是不是奏效,准备摸过去瞧瞧,祖上虽说是道士,但到了他这辈不学无术,只能坑蒙拐骗,生活倒还算过得去。“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孙子!”蓝昊刚到院子,准备出门,听到有人骂自己,火冒三丈。“哪个孙子骂我!”左右看看没有人,家里就他自己住,身上哆嗦一下,锁门去了逢春小超市。逢春小超市老板叫刘逢春,前几天蓝昊去卖酱油,多给了两块钱,刘逢春死不承认,蓝昊把这事记下了,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报仇,张琦来找他指财路,又能赚钱又能气刘逢春,心里那叫一个美。人高兴,容易得意忘形,小步伐蹦蹦哒哒的往前冲,咣当一声,蓝昊差点把吃的饭给摔出来,起身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衣服里滑落下去。见到地上摔断的半截吊坠,解下来脖子上的另一半开始往一块对,一边对一边哭:“爷爷,我对不住你呀,我真不是有心的,爷爷你在天有灵可不能埋怨我,呜呜呜。”突然发现一双老布鞋,顺着布鞋往上看,长衫背手,胡须无风自动,仙风道骨,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蓝昊面前,腿一软坐在了地上。“爷爷,我错了,你咋回来了,我真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。”蓝昊虽然不学无术,但对爷爷特别崇拜,常年供奉爷爷的照片,这张脸太熟悉了。“看你这点出息,想当年你爷爷我叱咤风云,多少妖魔鬼怪在我手中魂飞魄散,你看看你吓成这个德性,要不是看在你对我的孝心,我早揍你了,赶快起来!”蓝昊听到爷爷说话了,感觉不对,试探着站起来,围着爷爷转了一圈,确认没错,高兴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向爷爷抱去。啪的一声,扑了个空,又被石狮子绊倒趴在了地上,爷爷就站在眼前却抱不住,这时候蓝昊的爷爷蓝洪说道:“赶紧起来,我就是一丝残魂,一直躲在你胸前的吊坠里,你要不摔破了我也出不来,你是家里九代单传,我对你不放心才藏了一丝残魂,你这几年做了多少丢人现眼的事呀,我差点被你气死。”“嘿嘿,爷爷我不是传承你的衣钵嘛,为民除害,你还别说我真就没饿着,要是没你……”蓝昊话还没说完,蓝洪一巴掌给蓝昊打的转了两圈。“你还有脸说,坑蒙拐骗,今天自作自受了吧?赶紧回去,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蓝洪走路无声,蓝昊心里纳闷,自己没抱住爷爷,这嘴巴打的可够疼的,不过他疼的幸福呀,爷爷回来了,要是教他一招半式的,这辈子就不愁钱花了。“爷爷,等等我……”蓝昊一路小跑,追着蓝洪回了家。到家也不顾身上的疼了,跪在地上就给坐在椅子上的蓝洪磕头,蓝洪刚刚还生气,此时脸上已经有了笑容:“起来吧,虽说你不学无术,但你这份孝心我知道,逢年过节都给我送钱,家里的确该换些新家具了。”“对对对,爷爷我不是手里没钱嘛,我手里如果有钱怎么能让你看着添堵呢。”“孙子,你说的也对,打今天起我就教你道术,认真学,钱少不了你的。”蓝昊活了二十年都没有过底气,爷爷回来了,腰板瞬间直溜不少,他听过爷爷当年驱邪捉鬼的事儿,爷爷亲自教他还不财源滚滚呀。脸上正笑呢,爷爷消失在了自己眼前,蓝昊荒神了,再看手上的吊坠已经恢复原样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“来人了去开门。”玉坠里传出蓝洪的声音,蓝昊才听到外面有人敲大门。到前院把大门打开,眼前一身休闲西装,瓜子脸、大眼睛、齐肩发的美女看着自己:“美女,这么晚了有什么事?”“你是蓝大师吧?”美女试探着问,他不确定看上去年纪不大的蓝昊会道术。“没错,我就是蓝大师,屋里请吧。”蓝昊头一次没有先提钱的事,更是觉得爷爷给自己带来好运了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美女让进了屋里。美女叫林语苏,是个侦探,而且是侦探社社长,不过她侦探社里就她一个人,二十岁已经撑起了门面,最近接到一单生意,调查死者的死亡原因,酬劳丰厚。可林语苏查了二十多天都没有一点头绪,她本来不信鬼神,看到小广告上蓝昊吹嘘的广告词,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上了门。蓝昊可没什么真本事,活人都没整明白,更不用说死人了,但此时脑中传来一句话:“让这位姑娘找一件死者生前用过的物件,查凶手的事你接了。”有蓝洪在,蓝昊底气十足,扯着嗓子喊道:“美女,这件事我接了,你找一件死者生前用过的物件来吧!”如果不是蓝洪指点,蓝昊现在又要满嘴跑火车了,可现在不一样,底气非常足,敢直勾勾盯着美女了。林语苏来之前做了准备,拿出来一块手表放在蓝昊面前,接过手表,蓝昊身体一颤,像通了电,把林语苏吓的站起来就要往外跑。刚转过身,蓝昊恢复了正常,对着林语苏已经踏出门口的背影说道:“你怕什么,通灵术都这反应,赶紧回来。”如果听不到蓝昊说话,林语苏估计早就跑出了院子,听到声音这才重新走回来坐到了蓝昊面前。林语苏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蓝昊:“有线索了?”说了半天没回音,蓝昊被林语苏迷住了,精神太专注,根本没有听见林语苏说话,林语苏以为蓝昊再次通灵,不敢打扰,但她越发觉得不对劲儿,再次问了蓝昊有没有线索。蓝昊这才反应过来,可他不能承认自己走神了,满嘴跑火车:“刚才我入定了,神游现场,发现一男一女害杀了死者,直接推到水里淹死,那叫一个惨,可惜我不能违背天道,不能让死者复生,逝者已矣,只能略尽绵薄之力查出凶手了,哎。”“对对对,就是被淹死的,死者生前是个收藏家,家里特别有钱,开出了十万的价码,如果你真的能帮我找到真凶,酬金我们一人一半儿。”林语苏一脸的真诚,等蓝昊的回话。蓝昊可激动坏了,心脏加速差点蹦出来,又直勾勾盯着林语苏,有了刚才的经验不敢打扰蓝昊,耽误了蓝昊神游案发现场钱就赚不到了。
喜欢本书的人还喜欢
  • 原来他们都是我徒弟
  • 再见林晓
  • 这个神豪明明有钱却过于慎重
  • 这个江湖不靠谱
  • 在明末的我自由穿越阳神
  • 遮天之无上道途
  • 源武充能
  • 蟑螂来的那一夜
  • 羽人纪事
  • 与你向阳